研究偏左买卖偏右 用“性价比”画基金净值漂亮曲线

  • 研究偏左买卖偏右 用“性价比”画基金净值漂亮曲线已关闭评论
  • 1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摘要

证券时报记者吴琦或许,对于基金持有人来讲,自己持有些基金并无需疯涨,更无需狂跌,在穿越牛熊的岁月中稳稳地挣钱,就是最大的幸福、最好的体验。如此的基金经理,到哪儿去找?2022年,A股市场波动显著加强,短期挣钱效应减弱,基金的高波动和最

证券时报记者 吴琦

或许,对于基金持有人来讲,自己持有些基金并无需疯涨,更无需狂跌,在穿越牛熊的岁月中稳稳地挣钱,就是最大的幸福、最好的体验。如此的基金经理,到哪儿去找?

2022年,A股市场波动显著加强,短期挣钱效应减弱,基金的高波动和最大回撤对投资者持基体验产生很大负面影响。面对不少基金出现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最大回撤,有投资者在坚守,也有投资者调转方向,重新审视其他风格的基金商品。

投资者“用脚投票”,基金一季报数据显示,稳健型基金管理人获得投资者喜爱,国投瑞银基金投资部副总监、基金经理綦缚鹏就是其中一员。作为公募基金业的老将,綦缚鹏拥有近20年证券从业历程和12年的基金管理经验,他坚守绝对收益优先、兼顾相对收益、主动管理回撤的投资理念,近几年画出了一条好看的净值曲线,即使面对今年以来市场的整体回调,仍能牢牢控制基金净值的回撤幅度。

在基金高收益和控制回撤的平衡上,他是怎么样做到的?他选股的规范是什么?怎么样看待目前的市场?证券时报记者日前对话綦缚鹏,为投资者揭开这位基金老将的投资心路经历和投资诀窍。

研究偏左 买卖偏右

证券时报记者:你今年的管理规模比去年底有大幅提高,遭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你的投资理念是什么?

綦缚鹏:我的投资体系可以概要为三点:第一,偏好绝对收益,就是力争通过一段时间的持有让持有人可以挣钱;第二,适度兼顾相对收益,目的是为了提升基金持有人的持基体验,在市场热度比较高的时候也能尽可能不跑输市场;第三,主动管理回撤,这其实也是达成前两个目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方法,控制回撤对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都非常重要。要绝对收益,市场不好的时候就不可以回撤太大,不然会增加后面净值修复的困难程度。相对收益方面,由于我是“相对均衡”的投资风格,不会去押注一个赛道,所以相对优势更多的是在市场调整中获得的。拉长周期看,就可以做到绝对收益有保障,在相对收益上也不会输其他人。

证券时报记者:作为“相对均衡”风格的选手,在面对市场大的波动时,你是怎么样调整的?

綦缚鹏:我会在市场高位时压缩组合弹性,市场低位时增加组合弹性,会做大的择时。每次调整仓位的时候,我都会去判断市场的风险收益比,也会考虑个股的风险收益比,每一个重仓股都有预期的风险回报比。在个股和行业的配置上,我会考虑它是否最值得长期配置的。与买卖型选手不同,我的择时不是频繁的择时,第一,由于频繁择时犯了错误概率比较高;第二,从方案容量角度来看,频繁择时的风格,会在规模做大的时候出现掣肘。事实上,我的择时是偏重长期的选择,譬如我在2018年底开始提升仓位,2019年~2021年三年都保持相对高的仓位,2021年四季度减少了仓位,从结果来看,这几次长期的择时都算比较成功。

证券时报记者:你是怎么样做基金组合配置的?

綦缚鹏:第一,我会自上而下地去考虑市场环境,决定组合的权益仓位,第二是行业配置,最后才选择个股网站权重。就是说我会优先考虑行业,然后在行业网站权重确定后再决定个股网站权重。个股的选择是自下而上、平时积累的一个过程。总的来讲就是研究偏左,买卖偏右。

我会从估值、景气度和确定性上去评估一个行业,假如满足其中两个条件就是非常不错的买点,满足三个条件当然最好,但很难得。譬如去年的煤炭就符合这三个条件,当时是非常不错的买点。在行业的选择上,我不会局限在特定行业,只须有好的机会,都会考虑。

我的投资组合行业网站权重是相对集中、适度分散的打法,整个权益仓位的50%会给到4-5个行业,不过单一行业的上限不会超越20%,剩余的50%仓位会分散到其他10-12个行业,总的下来,会覆盖15-18个行业。

个股的选择上,第一,考虑它的行业地位,是否一个值得长期关注的好公司;第二,我会评估个股安全边际在哪儿,它的市值是否被低估了。然后再看市值增长空间有多少。自下而上选出好的标的后,放入备选股票池。个股的选择几乎会覆盖所有些行业,我会常常听取卖方研究员对市场上各个行业的判断,知道行业基本面和个股的基本状况,从中挑选出备选的投资标的放入核心备选池。后面再进行跟踪,当基本面出现和预期不符或者市值超越天花板之后,就会考虑从备选池中剔除。

让基金持有人

有相对明确的收益预期

证券时报记者:A股市场波动较大,牛短熊长,十多年的投资生涯中,你的投资体系有没发生过大的变化?哪种处境促进你作出大的改变?

綦缚鹏:在担任基金经理前,我做过方案研究员,基于这种背景,我最开始投资是自上而下多一点,后来伴随对行业和公司覆盖面的增加,自下而上的选择开始多起来。但自下而上选股有时会左边进太早,假如网站权重再非常重就会比较痛苦,建仓后股价长期不涨,基金持有人体验非常差,我们的重压也非常大。过去自己也遇见了左边买卖的困惑,典型的就是2012年下半年,看好经济转型带来的投资机会,加强了科创板和中小板的配置,由于太早,所以结果并不理想。后来开始修正我们的方案, 自下而上选股进备选池,自上而下配网站权重做组合,把买卖尽可能向右移。

我2018年5月发行了一只新品,开始用新的投资方案。刚好遇见市场大幅回调,在2018年下半年的极端行情下,沪深300指数最大回撤近20%,而我的这只商品最大回撤不到5%,并且非常快就修复了回撤。2019年一季度这只商品净值回报17%,净值创出新高。不过,可惜的是,基金持有人在回本且盈利的首要条件下,反而选择了赎回,这个商品在不到1年的时间就由于份额太少而进入清算步骤。这件事对我触动挺大,让我意识到持有人与管理人之间的互相信赖是多么的要紧。

之后,我将这个商品的方案运用在另一只商品上,现在来看,方案经得起时间考验,在控制回撤和回报增长方面,表现优秀。

证券时报记者:你的商品净值曲线像笔画的一样漂亮,你会有意控制回撤吗?怎么样平衡追求高收益与控制回撤的关系?

綦缚鹏:回撤一定要控制,我的投资方案也是如此需要的。我的投资理念由追求绝对收益转变为目前的绝对收益优先、适度兼顾相对收益和主动控制回撤,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提升持有人的持基体验。我的投资方案所追求的投资目的就是让持有人对自己持有些基金有个相对明确的预期,无论是在牛市还是熊市,都无需太操心。

基金经理最大的重压在于,投资方案的区间回报非常难跟投资者追求的投资回报相匹配,譬如大家选一个股票,预计将来市值增长空间有3倍,并且确定性非常高,但短期回报可能不可以。而投资者总是过于关注短期回报,短期回报不好会干扰持有人的信心。作为基金经理就要在短期内尽可能改变收益水平,留住持有人,直到长期收益兑现。

近两年为了兼顾相对收益,我会比较关注基金净值中短期表现,中短期不必须要大幅跑赢,但假如大幅跑输市场,我会深思,努力去做出调整。尤其是在市场热度比较高的时候,当股价在超越我预定的上限后,我会再从趋势或者横向比较的角度考虑,是否再拿久一点,去赚取估值溢价的收益。在市场热门的时候,估值的容忍度要提升一点,不然在相对收益上就处于劣势。

正是在绝对收益优先、兼顾相对收益和主动控制回撤的投资理念下,我的基金商品净值曲线才会这样表现。

从长周期视角

看短周期地方

证券时报记者:你近年的重仓股整体偏好低估值板块和周期股,选股会着重于低估值板块和周期股吗?

綦缚鹏:估值是我选股的指标之一,但估值是一个区间,并不可以被准确衡量。不会只看市盈率,很看重个股的潜在市值增长空间,譬如我有时也会买亏损的公司,我感觉它被低估了,从市值角度看太实惠了,我就会买。

我对行业和公司没偏爱,我是纯性价比的打法,哪个的性价比高,我就会去研究关注它,并未考虑它是周期股还是成长股。这两年持有周期股比较多,是由于2019年开始我就觉得周期股性价比特别高。

证券时报记者:你对周期的判断很准确,是怎么样做出这种判断的?

綦缚鹏:用长周期视角去看短周期,审视行业所处的周期地方。行业研究摆脱不了宏观周期的框架研究,所以你要搞清它在长周期中所处的地方。投资上的不少东西都可以用周期讲解。我在做行业比较时,其实也是拉长周期去看它所处的地方,譬如说周期股在2019年是底部偏左,2020年到2021年慢慢的就变成偏右了。将时间拉长三五年,在长周期的视角下再决定当年的网站权重,对行业的怎么看会非常不同。

譬如去年我的超额收益比较多的一部分源自新能源和煤炭股的配置,事实上我从2019年下半年就开始关注新能源板块了,当时由于特斯拉的标杆效应,新能源车行业渗透率开始提高,就加强了研究并开始配置新能源板块。煤炭股当时也处于周期和估值底部,但由于短期景气还没起来,所以并没配置较多,一直察看等待到2020年四季度,需要、价格等原因都发生了变化后,我才渐渐加强了配置力度。

看好稳增长和超跌板块

周期股行情或许会更长

证券时报记者:现在沪指在3000点附近上下震动,后市怎么样走?你看好什么投资机会?

綦缚鹏:我是偏乐观的,最近外围这么差,A股也未受太大影响,反而企稳止跌。今年对股市冲击最大的原因是经济和疫情,这两个是一体两面的。伴随上海疫情的好转,复工复产逐步拓展,短期内,我感觉最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影响市场的原因都开始出现转机,所以这时是没理由再看空市场。

市场最后能否起来,核心还是取决于经济能否稳住。经济修复的速度是没办法预测的,由于疫情怎么样演变不太好预测,不确定性仍存在。不过,我觉得最坏的状况也不过这样了。

短期内,从买卖的角度看,超跌板块反弹动力更强,从基本面出发的话,对疫情和经济好转弹性高的行业机会更多。

证券时报记者:你怎么样看今年的周期股行情?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车、地产、化工、养猪产业板块是不是还有投资机会?

綦缚鹏:整体来看,我感觉不少周期行业的价格韧性都会比较长,这是本次周期行情与之前几波周期行情不同的地方。这轮周期行业表现好是什么原因在供给而不是需要,这个比较难解决。过去10年,周期行业都处在下行周期中,不只供给侧和双碳制约了供给,长期的亏损后,企业资产负债表修复不久,本身也没增加投资的意愿。短期周期价格受需要影响有所回落,后面只须需要起来,收益还是要向上游集中的。

我不看好处于新能源产业链中游的制造行业。前两年是由于产业链下游需要忽然爆发,整个Supply chain产能跟不上,Supply chain整体都有很好的价值。往后看,中游绝大多环节的产能都已经扩充起来了,将来就是增收不增利,收益向产业链瓶颈环节集中。

关于地产板块,我是去年四季度中上旬开始配置,当时主要考虑的是房产行业在经济中的重要程度,觉得政策会转向同时带来估值修复,地产的这轮上涨,主要还是纠偏和行业集中度提高的逻辑,目前政策纠偏还在进行中。

化工是典型的周期行业,由于供给侧改革、双碳等缘由致使化工产能降低,国外投资也不足,现有产能都是印钞机,后面还会有反反复复的小周期,景气周期会拖得比较长。

生猪养殖现在还处于周期相对底部,还没有走完,近期股价调整是由于猪价反弹,被质疑产能去化不足,后面盈利可能也没弹性,但去化还在进行中,只须相信猪周期的存在,行情就还没走完。返回搜狐,查询更多